仓顶除尘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仓顶除尘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0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39:08 阅读: 来源:仓顶除尘器厂家

阳晨流不免多看了凤清露几眼。

这女孩真得很特别!

思此,素指一伸,冷不防扼住她的一只手腕,将指尖搭在她脉博上,见她脉相平稳,体质与常人并无什么两样,眉头越发蹙得紧。

凤清露没想到他会攥着自己的手不放,试着挣了挣没能挣脱,反到被他越发握得紧。沁冷透骨的触感从他指尖传来,透过皮肤,瞬间传至神经。

凤清露适才明白,为什么阳晨流给她的感觉这般冷漠,原来他整个人都没半点温度。

忍不住打起寒噤,脑中不时浮现那三具乌木棺材。

“啊!”她骇然地惊叫起。

这一叫,倒叫那两人一愣,不约而同地朝她望来。

凤清露见自己失态,不时抚抚心口。

车子不知不觉已驶到凤清露家门前,刚停稳,凤清露等不及地推门下车。

凤大娘躺在床上,听闻响声,有气无力地睁开眼,见是凤清露回来了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
见凤清露身后跟着两个男人,一个清贵儒雅,风度翩翩;一个身躯魁梧,神色清冷。

心下一沉,瞬间明白过来,只是让她没想到,阳晨流会这般年轻英俊,一看就知一表人才。

嘴角不时逸出一丝苦笑。

或许是她多心了,有这样的男人陪伴她的清儿,她大可放心。

“清儿,快给客人上茶!”凤大娘不想失了礼数,冲凤清露道。

凤清露想不通,母亲已成这样,还顾及着那点薄面,又不好违背母亲的意思,只好顺着,将茶水端上来。

阳晨流望着凤清露搁在桌上的茶碗,倒不嫌弃,幽幽端起,抿上一口。

对他来说,这茶淡如水,自然不能与他常日喝得极品铁观音相比,不过入口后留有淡淡清香,想来也是今年的新茶。难得她肯拿出来招待他,倒是非常高兴。

阳晨流自然不能错过这等时机,他入夜跟来,不单为了凤清露的安全,更重要的是顺道上门提亲。

凤大娘没见到阳晨流本人前,对他有着诸多的不解,如今见到本人,对他倒是很满意,趁着凤清露出屋那会,两人相谈甚欢。

凤清露回屋时,见母亲满脸笑意,就算不问,也猜得中。

待阳晨流一走,凤大娘果然开口提起:“清儿啊,这阳少爷看似不错,不如,就将亲事定下!妈年纪大了,能活一天是一天,要是妈哪天走了,你还是得找个伴!”

凤清露理解母亲的苦心,不时点头道:“全凭妈做主!”

婚事虽然定下,凤清露却无半点新嫁娘的喜悦,反倒忧心重重,也不知在烦什么。

她从那三千块大洋里取了三百还给马大姐,剩下的钱全存入钱庄换成存单,只将存单交给凤大娘:“这钱收好,往后一个人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!”

凤大娘握着存单心底一片酸涩。

她到底是卖了女儿,这种滋味让她说不出的难受。

婚礼定在腊月,出嫁那天,寒风呼啸,雪花如扯絮般漫天作舞。

凤清露一早就起床,换上凤大娘亲手为她逢制的大红喜袄,由凤大娘扶着上了阳家的汽车。

阳晨流并没过来接她,据说临时有事走不开,倒是摩罗领着喜娘将凤清露迎上车。

没有传说中的跨火盆、对拜天地……甚至连新郎的影子都没出现,凤清露就这样被喜娘一步步送入新房中。屋门合上那会,凤清露心口直跳,卡在心里的那股不安,越发膨胀。

憋了一天,让她十分恼火,不等阳晨流出现,她一把扯下红盖。

望着入目的彤红,心底一阵酸胀。这种酸胀并不是因为今日大婚,阳晨流却没出现,而是隐着另一层让她捉摸不透的伤感,仿若许多年前,她也这样坐在喜房里等过某人,只是那人一直未出现,再出现时,那人身旁已有了别人。

凤清露不知哪来的思虑,一股前所未有的痛苦,让她如同被人掐住了咽喉,连呼吸都变得困难。

红唇一咬,将那刺目扎眼的红色一一扯下,她不知自己在恨什么,慌乱什么,只知像得了失心疯般地抽泣撕扯。

她撕得彻底,大有不把一切毁去绝不罢休的架式,就连床上的喜被也被她用剪子剪成一条条。

她觉得自己好恨好恨,仿若心被人烙成一条条的皮开肉绽的血痕,狰狞中,伤口绽裂鲜血直流。

她攥紧被褥,紧紧的揉着,突然床榻一翻,她整个人栽到床下,继而眼前一黑,空气陡然变稀薄。她隐约觉得自己的脖颈被什么东西卡住,吸呼渐渐变得困难,可是理智竟是那般清醒。

她居然能看见黑暗中有双眼睛直盯着自己。那双眼睛清冷如霜,却发着兽类的幽光,嗜血淋淋地,仿若要将她撕成碎片。

凤清露忍不住打起寒噤,身躯一个劲往后倒退。哪知四周的空间居然这般狭小,她用手扶着墙壁,摸到的居然是木质的。

“棺材!”她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处境。

用手往上顶,可是上面的盖子已被封得死死,她拼劲全力都未能将盖子推开,反倒这一来,激怒了那只怪物。

只见他龇牙咧嘴地朝她扑来,森冷的眸光死死锁定她的咽喉部位,感受着颈动脉里那流淌不息的温暖液体。

凤清露瞧不清怪物的模样,直觉告诉她,眼前的该是传说中的嗜血僵尸。

混乱的思绪顿时清醒,求生的本能,让她打起精神,不断地拍打棺材板,盼着外面的人能听到,然而期望越大失望越大。

等她嗓子喊哑,也没见有人过来,反倒声响过大,更大的激怒僵尸。

那僵尸嘶哼着,冲她扑过来,尖锐冰冷的獠牙划过她的颈动脉,颈间一阵刺痛,她感觉体力的血正在一点点流失,跟着神智也变得迷糊。

就在她晕倒前,一道蓝光劈来,棺木被炸开,耳边传来一阵痛苦的闷吼,颈上一松,转眼人已到了蓝袍男子怀中。

那蓝袍质感软滑,如云似缎,却说不出实质的料子,明显不是这个朝代的,却如云浪般的翻滚不息。一张绝美的俊脸,渐渐清晰,轮廓分明纤尘不染的五官,让来人如同九天神衹。

是他!那个在她梦里让她心痛不已的男人!

---- 作者寄语:未完待续!好吧,今儿到这了哈!

东莞企石废铝回收多少钱

阳江市质量管理体系iso证书价格

精密露点仪武汉精选露点仪维修

黄江内存芯片废品废料回收

自动工地运输车电动水泥砖叉车

安徽芜湖螺杆式注浆搅拌一体机

长沙大玻璃防火门在线报价一键获取

无痛针灸培训石家庄针灸刺血培训哪里好

洒水车经销商一辆的价格